当前位置:首页 >> 教学比赛 >> 教学新星
【感念恩师】我就是我,颜色不一样的烟火——“我最喜爱的十位老师”系列之史大林
【感念恩师】我就是我,颜色不一样的烟火——“我最喜爱的十位老师”系列之史大林

发布者:中心 管理员 发布时间: 2015/10/22 8:52:32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人物名片:史大林,男,厦门大学生物学学士、厦门大学环境与生态学院特聘教授,普林斯顿大学地球科学博士,2011年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后,入围中组部“千人计划”、福建省“百人计划”。2014年获科技部“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”,研究方向为“痕量金属生物可利用性及其在海洋浮游植物吸收和利用碳、氮、磷过程中的作用”、“海洋浮游植物对全球变化的生理生态响应及其机理”等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坚持学术,执教数载初心不改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事比在大学比当老师幸福。”史大林老师一直记得这句话,这是当初国外一位教授送给他的。而如今,依然坚守在学术与教学路上的他,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体验。执教三载后,史大林老师信誓旦旦地对记者说:“哪怕有更多的机会供他选择,他也绝不愿抛弃教师这份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史大林老师非常享受大学老师这一份职业。他专心搞科研,2012至今年参与中组部“千人计划(青年项目)”、中组部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“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”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科研课题。不仅如此,史大林老师的科研论文还登上了学术界最顶尖的杂志“Science”(Shi D.L.*, Xu Y., Hopkinson B.M., Morel F.M.M. 2010. Effect of ocean acidification on iron availability to marine phytoplankton. Science 327: 676-679)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“虽然我在科研和教学之间的时间分配是7:3,但这并不意味着对我而言教学是排在科研之后。其实从大学的功能来说,教学的重要性应该要更甚于科研。”史大林老师这样认为。讲授研究生课程的时候,他绝非循规蹈矩按照课本内容授课,而是打印出学术界最经典的或新近发表的论文来讲解。“搞科研的人,最主要的是一个‘新’字。”史大林老师随手翻开一张打印出来的“课本”,上面排列着密密麻麻的英文,都是国外的一些科学论文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尽管他的课程难度不低,但是想进他实验室的学生却数不胜数。去年有一名大四的学生就放弃了外校优越的条件,选择留校保研,只为能进史大林老师的实验室,在那里继续学习。同时,史大林老师还兼带本科生的课程,他深谙因材施教的道理,对于研究生,他本着科研的专业态度,多是严肃授课,而对于本科生,他则采用相对轻松幽默的方式。上过他“环科导论”课的同学说:“虽然老师看着挺严肃的,但是其实挺搞笑,常穿插着讲些科学家的趣事,说话也很幽默,他可以把枯燥的纯理论课堂都上得让人为之一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学术之余,他还是一个关心学生的好老师。史大林老师天天和他的研究生一起工作,也常常一起在学校吃晚饭,聊聊科研进展、社会热点,偶尔说说认识谈谈理想。亦师亦友,这是学生对他最恰当的评价。尽管老师的重心在科研和研究生上,再忙的时候,他也从来没有忘记自己负责指导的本科学生。每个学期,老师至少约见一两次学生,答疑解问,指导他们的专业学习的方向,他还会带他们参加学术组会,让他们接触更多的科研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
诗意栖居,用心生活魅力情怀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史大林老师获奖那天,翔安的学生不顾路途遥遥夜色将深,赶到本部为他欢呼,其中不乏一大部分没有被他教过的学生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学生都很喜欢他,有人说他风趣幽默,有人说他是一个有情怀的老师——性格直爽,为人洒脱。科研之外,老师有着多样化的兴趣,喜欢篮球足球乒乓球,喜欢游泳,喜欢摄影。他自嘲道:“看我的身材也许不是很适合搞体育,但是我确实在这些方面都做得不错。”没有在生活的柴米油盐和科研的瓶瓶罐罐中丧失对生活的热爱,那张英俊的脸庞写着淡漠如水却始终把生活过得热气腾腾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生活中,老师是个随性的人,正所谓大行中不顾细谨,老师的书桌堆满了各种资料,外人看着有些凌乱,同行摄影的同学小心翼翼提醒着老师稍微收拾下桌面,上镜才适宜。老师一听就笑了,问道“这样是很影响你的心情吗,至少它是不影响我的,我找东西方便。”一旁的同学连连解释,老师没有一丝生气的神情,反而轻声加上一句“其实在你们来之前我还收拾了一遍,之前更乱的。”这样亲和的老师,所有人都被他逗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手捧奖杯 欲带皇冠必承其重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众望所归,史老师当选“我最喜欢的十位老师”之一。问及获奖心情,老师一改之前幽默话锋,他问了一个问题“你们知道这个上台领奖的顺序是怎么排的吗?”“是按教龄排的,所以我是最后一个上场的,我真正佩服我那些在讲台坚持了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老师,和他们相比我拿到这个奖是受之有愧的。”科研教学的出色,学生的喜爱,正式执教仅三年,史老师就收获了他自己也想不到的成就与荣誉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人潮面前,史老师一向挥洒自如,从不怯场。然而这一次上台领奖的时候,因为过于激动,在台上脑袋忽然空白说不出话来了,结果下台才发现很多要说的话都还没有说完。这个奖,对于史老师而言分量很重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欣喜之外,这位年轻的老师感受到更多的也许是责任感在肩。“横向上,每一个获奖的老师的教龄都比我长,三年和三十年相比实在有些微不足道了。纵向上,对比自己现在和过去,自己的状态也有些不同,那时候更年轻也更有冲劲,准备一堂课的所花的时间也比现在多。”这是史老师自己做出的横纵向比较,所以他说拿到这个奖,是对他的一种鞭策、提醒和鼓励,让他去努力成为一个更优秀的老师,不负众望。最后老师开玩笑地做了这样一个比喻“就像是奥巴马就职美国总统不到一年就被颁发了诺贝尔和平奖,使他只好从此一心为和平了,现在我领了这个奖,也必须坚持想着怎么为学生做更多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乍看之下,史老师像是“双眼不顾世间事,一心钻研为科学”严肃的人,其实不然,了解之后才发现,他是一个名副其实有情怀的老师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(厦门大学团委青年媒体中心翔安校区分中心  俞晓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