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教学咨询
【感念恩师】教学相长,共创无限可能——“我最喜爱的十位老师”系列专访之陈福平
【感念恩师】教学相长,共创无限可能——“我最喜爱的十位老师”系列专访之陈福平

发布者:中心 管理员 发布时间: 2015/10/28 8:33:01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【人物名片】陈福平,厦门大学公共事务学院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副教授。2010年毕业于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,获法学博士学位。现主持国家社科、教育部人文社科等多项基金项目。曾出版学术著作一部(合著),以及论文发表于《社会学研究》、《社会》等核心期刊。博士学位论文获得2012年全国优秀博士论文提名论文与2011年广东省优秀博士论文奖。兼任福建省社会学会秘书长、常务理事,中国社会学会网络社会学分会理事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作为公共事务学院的教师,陈福平老师顺利入选第三届“我最喜爱的十位老师”,这令院内同学十分激动。面对同学们热情的采访邀请,虽然有繁忙的工作,但陈老师还是挤出上课前的一个半小时来,和我们谈了谈他在“教”和“学”上的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
教:激活无限可能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陈老师说,对他而言教学是一个分享的过程。他喜爱校园,热爱校园中做研究、想问题的氛围,喜欢将自己刚读到的和在做的一些研究通过课堂分享给学生,激发学生读书的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激发学生的兴趣需要老师自身有深厚的知识积累。“老师这行看似工作时间短,但大量的时间里我们都要去做研究,去涉猎很多方面的知识,才能完成积累的过程。”陈老师说。这种积累来源于大量的阅读,不仅要读,还要概括书中的核心,寻找书中的灵魂。只有自己读懂了,读透了,才能用生动而深刻的方式激发同学们的阅读兴趣。“当然老师也可以只是念书,但这种课堂是没有灵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陈老师希望带给同学们的不是“百科全书”式的灌输,而是“知识索引”式的引导。他希望同学们在自己的课堂上获得学习的方法、阅读的脉络和逻辑性的思维。“做到了这些,老师的教学就算是完成任务了。”而在社会学的专业教学方面,陈老师认为,不管学生毕业后做了什么工作,只要能把一套社会学的思维带入工作,让它变成帮助成长的学问,那么社会学专业在大学期间的教育就是成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
学:不求精专,只需恒心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陈老师在求学过程中是一位标准的“学霸”。他说,现在的大学生活和从前有很大的不同了,除了培养研究型人才,还要培养全方位人才,所以不必苛求自己将全部精力都扑在专业上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现在大部分同学都会在大学中尝试一些学生工作,锻炼自己的实践能力。这些工作可能与他们的专业并不“对口”,但陈老师认为,既然做了这个工作,就要尽量让自己在这个方面变得专业一些,通过阅读相关的专业书籍来让自己有所提高,“比如你参与到某个团队工作,有组织的工作,可以汲取管理、心理方面专业知识,也有技术的工作,那就读读这方面技术的书”。至于是否会因此变得“博而不精”,陈老师说:“没有关系,本科阶段多数人都没办法成为专才,专才大多是本科结束走上工作岗位,一边干一边钻研出来的,而现在积累的知识会成为你以后真正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本科四年很难将一门学问学到精专,同样的,刚迈进大学校门的学生也很难确定自己今后的道路。对于当下许多人转专业、转行的现象,陈老师很开明地说,人生的预期本来就是不断改变的,不能强求同学们“一条道走到黑”,找到自己真正的兴趣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那么对于本科生来说,大学四年要获得的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?“习惯,还有毅力。”陈老师说:“这个习惯既是学习的习惯,也是生活的习惯,找到你的兴趣所在,把它变成你生活的一部分,这是快乐生活的源泉。”“做事情不能缺乏毅力,工作也好,读书也好,必须努力坚持,拒绝拖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社会学:于挫折中观察琢磨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学习社会学一定离不了调研,调研中,社会学者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,但这绝不是一件“好玩儿”的事,因为它也会让人经历各种各样的挫折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陈老师在本科期间曾去一个福建侨乡做问卷调查,村里有不少偷渡者,由于受访者的顾忌,给调查造成了一些困难。当时天气寒冷,陈老师和同伴们顶着凛冽的海风找到了他们的第一个调查对象,没想到对方毫不客气地拒绝了他们,而且还不分青红皂白地破口大骂。被拒访的感受无疑是沮丧的,但是陈老师对社会学的兴趣丝毫没有因此而受到打击。“学习社会学对我而言,就是琢磨呗。我喜欢观察,喜欢社会学的思维方式。这种思维比较宏观,但又讲求打破常识,看到现象背后的内涵,这很符合我的胃口。”哪怕是在日常生活中,陈老师也会不由自主地用社会学视角看待问题,往往不太重视细节。“好在我爱人跟我是同一个专业的,比较理解。不过生活和工作还是要有区分。”陈老师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学习一个学科,能么才能构建起自己的学科素养?——“就看有没有在认真读书,认真做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“大学以前是以某种方式解决问题,如果大学以后还是,我觉得就没有成长了。”四年时光何其短暂,每个专业都何其渊深,学理论固然重要,用理论更加必需,惟其如此,这四年对同学们来说才是一个开启无限可能的起点。而老师们的愿望,就是帮助同学们找到破解这无限可能的密码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(厦门大学团委青年媒体中心 刘闻莺 宋瑞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