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教学比赛 >> 教学新星
【感念恩师】“我最喜爱的十位教师”系列之——史言:良师益友,人文风范
【感念恩师】“我最喜爱的十位教师”系列之——史言:良师益友,人文风范

发布者:中心 管理员 发布时间: 2014/12/12 15:16:07


    【人物名片】史言,男,2011年取得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“全国高校外国文学高级研修班结业证书”,2012年取得香港大学哲学博士学位(Doctor of Philosophy)。曾任香港大学中文系本科生导师、助教及研究助理,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兼职研究员等。2011年进入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,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语言文学及20世纪以来东西方文艺理论研究,以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、比较文学、文学批评等领域的教学与科研为主。


    儒雅温和、风度翩翩、博学多才,这就是许多同学眼中的史言老师。在厦门大学第二届“师恩如海,感恩南强——我最喜爱的十位老师”评选中,来自人文学院中文系的史言老师以高票当选。


从香港到厦门——从面对学术到面对学生


    2002年-2012年,史言老师赴香港进行文学方面的学习。


    香港这座极为特殊的城市给史言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在香港读书,他认为首先要克服的是文化差异。“在我的求学阶段,中文系基本用粤语教学,刚到那边时完全听不懂。”史言老师回忆起自己的大学生涯。“当然现在香港在推行‘两文三语’,语言交流比以前好。现代的年轻人面临的问题是不同的背景融合的问题,这是最大的挑战。”有人讲香港是文化沙漠,商业气息太重。但在史言老师的心中,商业文化也是一种文化。在他看来,文化研究是很宽泛的研究,经济、哲学、政治甚至包括饮食服装都是文化的表现。


    在香港的老师和同学的影响下,他最终选择了台湾文学作为自己的主要研究对象之一。这也与他来厦门大学教书有关。厦门与台湾一衣带水,无论是气候、饮食还是文化习俗都很相近。而且厦门大学还设有台湾研究院,史言老师就从文学的角度切入问题,深入地研究台湾。


    教学三年来,史言老师已经在讲台上有了自己的一套方法。他的课,不但座无虚席,甚至还有许多同学站着旁听。有同学这样说:“史言老师幽默风趣,颇具绅士味道并且紧跟潮流。他教学也绝不含糊,总是由浅入深,同学们第一节课被他迷住了,这也造成了一上他的课就会出现一座难求的情况。”在许多同学的心中,史言老师就是他们的“男神”。对于这个称呼,他只是笑笑,说“这大概是当下年轻人对师长的一种昵称吧”。他认为可能是由于自己也比较年轻,和同学们的接触比较多,“对于老一辈的教授,同学们或许就不会这么称呼了”。


    尽管在人文学院乃至厦大,史言老师早已有了为数不少的“粉丝”,但对于教学他仍有着自己的想法。厦门大学以三年为一个聘期,在头一个聘期中,他对自己的要求是“站稳讲台”,也就是定位在教学上。尽管评职称需要的是学术研究成果,但是史言老师认为“磨刀不误砍柴工”——学术研究和教学并不冲突。“在香港求学的阶段,接触教学的机会比较少。而一旦自己成为了教师,首先要面对的是学生。”因此他认为目前最重要的是要在教学上站稳脚跟,只有在教学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的不足,将以往的知识融会贯通,进一步提升自己,才能在随后的几年里更好地投入到学术研究中去。


    除了此次“我最喜爱的十位老师”的评选,在2013年第八届青年教师技能大赛中,史言老师通过充分的准备拔得头筹,获得了特等奖。对此,一方面他谦虚地表示这是其他老师的承让,另一方面他认为是自己赶上了好时机:“厦大近几年很重视教学,重视对年轻教师的培养。”


人文精神——在面包与理想中寻找平衡


    当今社会一直面临着“精神荒芜”的窘境,培养大学生的“人文素养”已成为学校的一个重要课题。对于这个问题,史言老师的评价是:“明知不可为而为之”。他认为首先我们要承认现实,如今商业化、经济化、重理轻文的思想乃至英语热都或多或少的造成了“中文缩水”的局面。厦门大学作为一个颇有影响力的大学,必须要采取行动来改善这一局面,比如人文大讲堂、邀请校外校内名师开设讲座等,都是学校为了建设人文环境而采取的行动。史言老师自己就在负责一个下学期针对翔安校区的项目,“力量尽管微小,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嘛。”


    对于当今文学所遭受的冷遇,史言老师将这个问题总结为“理想和面包的问题”。“文学学士学位在海外叫做BA(Bachelor of Arts),我的一位老师把它解释为‘to be anything’。”他介绍道,“中文系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专业,也许任何人都可以做文学相关的工作。”同时,他提出了两种人:一种人为学术而献身,他们追求的是精神上永恒的存在,并不太关注物质上的享受;一种人读文学专业只是权宜之计,极少会在毕业后会继续从事与文学100% 对口的工作。


    最后,对于即将毕业的同学,他给出了自己的建议:先考虑毕业之后的走向。如果要立志于从事文学研究,就一定要坚持,“创作文学第一需要足够大的脑袋,也就是要有知识的储备和灵感的迸发;第二需要足够大的屁股,也就是要坐得住,不能朝三暮四。”如果对学术研究不感兴趣,那么大学毕业后找一份合适的工作是一个迫切的事情。他对同学的期望是:毕业之后能够经济自立,孝敬父母照顾家庭,在满足这些条件之外,假如还能坚持喜爱文学,就很好了。


    “只有理想而没有面包,对不起亲人;只有面包没有理想,也失去了做人的意义。所以要在面包和理想间找一个平衡,正如孔子所说的那样:‘行有余力,则以学文’。”
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年轻,史言老师的思维更新颖,也常常能与同学们引起共鸣。但正是因为年轻,他对学术研究的严谨态度和渊博的学识更让人为之佩服。“学贵得师,亦贵得友”,无论课堂内外,他都是同学们心中的良师益友。


    (校团委 厦大青年宣传中心 文/陈雅琪图/杨堃)